人大代表调查节能灯 发现产品说明对健康影响只字未提

摘要:

image

吴建荣代表在超市查看节能灯。本报记者 贺佳颖 摄

  去年,本报记者持续关注废弃节能灯的回收利用问题,先后刊发了《首批节能灯进入报废期回收渠道匮乏》、《今年将在4区试点建节能灯社区回收网络》、《回收节能灯为何这样难?》等一系列报道。

  两会期间,本报记者再次对相关机构进行了回访,得知市民和企业对节能灯回收利用的意识已逐渐增强,但仍存在不少问题,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则提出了相关建议。

  本版撰文记者 王婧 顾卓敏 (除署名外)

  记者回访:回收企业只能靠额外项目盈利

  去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前夕,记者曾实地探访位于宝山区蕰川路上的市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总部,在特种含汞灯管专用处置车间,记者看到,其设备并不像其他车间里的那样一直运转,而是较为“清闲”。本次“两会”前夕,记者“故地重游”,再次来到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的含汞灯管处置车间,发现情况并未有所好转。

  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市主要有5大回收废弃节能灯的企业,分别为:上海森蓝工业废弃物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新金桥工业废弃物管理有限公司、伟翔环保科技发展(上海)有限公司、鑫广再生资源(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

  在上述企业中,“前4家对废弃节能灯只有回收能力,而上海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则是全市唯一一家持有环保部颁发的处理含汞废弃节能灯许可资质的单位。”市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秘书长李伟向记者介绍,就连这为数寥寥的几家回收机构,在回收节能灯这块,也常年处于“吃不饱”的状态,“单论回收节能灯这项工作,可以说他们做了多年,已接近于做不下去的状态。”李伟告诉记者,因此,前4家企业已很少涉足节能灯回收这块,只有市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还在勉强支撑。

  两会前夕,记者再次来到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的含汞灯管处置车间,半年多的时光悄然流去,这里的一切却变化不大。装着废弃节能灯的废灯管专用收集箱仍被专用运输车辆有序运进车间;戴着防毒面具、防护眼镜和防护手套的车间师傅仍在埋头小心翼翼地工作;从废弃节能灯中被分拣出来的含剧毒的液体汞被装入专用器皿,仍被作为“重点保护对象”放在专用“保险箱”里,被双人双锁看管。但这一切的数量并不多,现场只有两位工作人员便完成了这些工作,先进的设备大部分时间仍在“休息”。

  “单单处理废弃节能灯这块还是亏损的,我们目前依然只能依靠节能灯以外的处理项目来盈利。”市电子废弃物交投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近几年来的媒体宣传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节能灯的回收利用量还是逐年递增的,“尽管递增幅度不大,但进步还是有的。”该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了一组节能灯处理数据:2010年为51.17吨,2011年为77.10吨,2012年为91.05吨。

  “如设备满负荷运作,对节能灯的处理费用还会降低一半。”该负责人表示,期待节能灯回收利用工作的良性循环局面能早日形成。

image

人大代表丁明的议案与环保专家的建议不谋而合。本报记者 杨磊 摄

  业内呼吁:生产企业应对节能灯回收负责

  “按照谁生产、谁负责的理念,生产节能灯的企业对回收是有责任的。”市环保协会副秘书长李伟对记者表示,建议对节能灯生产单位征收一定的税或其他方式,让他们在生产时就能有意识地担负起回收成本。此外,也应对缴纳节能灯的居民或单位进行一定的奖励回馈。

  环保专家还建议,生产企业应将节能等的生产纳入排污申报和清洁生产审核,目前有很多污染物已经纳入排污申报和清洁生产审核体系,但节能灯却尚未纳入。“企业每年生产的那么多节能灯去去了哪里,这方面应该有个存档备案。”

  “此外,能否将节能灯的缴纳作为评选绿色企业或绿色机关的指标之一?”环保专家表示,“美丽中国”的形成,需要各方的努力。

  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已要求节能灯推广企业如飞利浦、欧普等,在推广节能灯的同时,便向居民同时宣传相关回收知识,比如印宣传册和卡片,对居民进行这方面的科普,同时积极承担起相关回收工作。

  》代表调研

  注意事项不提对人体影响

  “从节能角度,我们是希望把资源留给后代,而在这个过程中又在伤害这一代人,这是很危险的一个问题。”近一个月时间里,市人大代表吴建荣特意就节能灯问题翻阅了很多资料,并在记者的陪同下就节能灯的实际销售情况作了市场调研。

  在宁海路靠近云南路上的一家中型社区超市里,当吴代表询问是否有“灯泡”出售时,营业员表示“转弯处尽头就是”。

  顺着指引,吴代表终于在一排日用品货架的最下层找到了仅有2个品牌的“灯泡”,而拿起来细看之下,两者无一例外都是“节能灯”。

  吴代表指着手中8W的节能灯告诉记者:“你看上面所谓的‘使用注意事项’中提到的都是技术问题,至于真正的危机人体健康的‘注意事项’只字未提。”而在打开盒盖后,记者也注意到,盒盖内测印有蝇头小字般的“使用说明书”,在“用途”下写着“可广泛用于家庭、宾馆等类似场合的照明”。

  “要知道,现行标准的伤害测定是依据成年人的体质得出来的,对于儿童,尤其是婴儿,考虑得太少。因此,作为厂家有义务要进行告知,就好比药物说明书上,会指出哪类人群慎用。”吴代表表示,这样写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这就是一个广泛告知的问题,只有大家对此有了充分了解,才能去防范。”

  节能灯处置不当危害严重

  “上海的废旧节能灯回收点很少,也没有设立专门的回收处置系统。以至于目前的现状是:生产部门不敢收,环保部门没法收,基层社区不会收。”人大代表丁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只节能灯含汞量高达5毫克,一旦处置不当,可能污染多达50吨的地表水。如果节能灯破损和外泄,会对环境和人体健康造成危害。”

  据丁明代表介绍,根据环保部、国家发改委2008年发布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废含汞荧光灯管属于危险废物。而在现实生活中,广大居民群众对其危险性并不清楚。目前,丁明代表已经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快制定上海《废旧气体发点灯回收处理规范》的议案给大会,必须要通过立法来明确相关回收处理工作的制度。

  两会声音:大力普及回收点推分类减量办法

  本报讯见习记者唐昱霄市政协委员、市绿化市容局政策法规处处长杨文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将进一步加大回收废旧节能灯管的宣传力度。”

  杨文悦表示,2013年将推出《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废旧节能灯管作为有害垃圾,分类回收十分必要,但是它现在还不像废电池回收那样在人们心中有那么高的认知度,当然在实际生活中,也有人向我们反映,找不到废旧节能灯管的回收点。所以我们下一步的工作一方面是大力宣传节能灯管回收,另一方面,我们会在小区内普及回收点,并在上面印画明确地标识,让居民们一看就知道。”

  不过,对于废旧节能灯管的回收,杨文悦也坦言与回收其他有害垃圾有所不同,“节能灯管是易碎品,如果它的回收箱就是一个普通的垃圾箱,那无论在回收还是运输过程中都极易破碎,导致有害物质溢出,反而造成污染,得不偿失。所以我们也在设计回收节能灯的特殊收纳容器,比如像蜂巢结构的,可以把灯管一根根塞进去,这样灯管不容易破碎。”

  杨文悦同时也发出倡议,“居民是垃圾回收的真正参与者,如果居民们对垃圾分类回收有什么好点子,比如像有什么更好的装置来回收废旧节能灯,完全可以大胆尝试,向我们提出,让我们一起把回收工作做得更好。”

  对策:源头上解决问题LED灯将被推广

  “如果居民和单位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那么节能灯的回收利用率可能会大大的提升。”市环保协会副秘书长李伟认为,通过有效的激励机制,或可提高居民和单位有效交付废弃节能灯的热情。

  李伟向记者表示,目前环保协会正和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合作,倡议设立社区环保服务奖励基金,该基金来源建议由企业和政府共同出资,奖励给提供回收服务的搜集人。“比如说一个居民小区,可由楼道小组长把各家庭的废弃节能灯搜集起来,交到固定的地方,获得由基金提供的回馈奖励,再由其分配给各家庭。”

  除了居民的积极性正在提高,不少单位以及研究机构也开始正视起节能所产生的污染。

  “目前我国平均一只普通节能灯的汞含量约0.5毫克,少数品牌产品是2.5毫克左右。1毫克汞渗入地下,会污染约360吨水,按此计算,一只废弃节能灯,处置不当,可能污染90至180吨水及周围土壤。”九三学社上海市委的报告中如是表示。

  该问题显然也被政府部门意识到,据悉,目前环保部门已打算对此采取相关措施。市经信委向记者透露,为减轻污染,今年,市政府推广的将可能不再是节能灯而是污染更小的LED灯,从源头上减轻污染,目前相关部门已就LED灯对企业进行招标。

编辑:顾晓婷

声明:

凡本网注明“中国质量新闻网上海频道”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质量新闻网上海频道,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本网转贴的文章均转载自国家正规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热点专题更多>>

天天读报